美国非制造业PMI创逾10年最低值

新华社华盛顿5月5日电(记者许缘 高攀)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SM)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4月份美国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3月份的52.5点骤降至41.8点,创下自2009年3月以来最低值。

相较于在疫情防控上的轻描淡写、失误连连,乃至死亡数据造假,白宫推进经济重启的决心似乎要坚定得多。4月中旬,正值美国防疫焦头烂额之时,美国领导人就忙不迭地公布分三阶段重启美国经济的指南。5月21日,他在被问到有关第二波疫情可能到来的问题时回答说,“人们说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可能性”,“不管是灰烬还是火焰,我们不会关闭我们的国家”。这种孤注一掷的政治豪赌,怎么令美国民众安心?

在白宫行政权力的强力推动下,美国社会在巨大争议声中按下重启键。据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21日报道,尽管全美50个州都已不同程度放松经济限制措施,但舆论担忧这或将导致疫情反弹;一些州在如何重启和在多大程度上重启经济等方面面临艰难抉择。数据显示,得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弗吉尼亚州、阿肯色州、南达科他州这5个州的新增病例近期呈现上升趋势。这验证了美国知名流行病学家福奇此前的警告:“一些区域、城市或州没有遵循开放的标准,草率地开放而没有迅速且有效应对的能力,我担心小的波峰可能会变成大暴发。”

疫情过后,教育行业的线上线下攻守之战里,谁是长期的受益者?

这两个变化,都会加剧在线教育领域的竞争,会淘汰掉一批缺乏竞争力的在线教育企业。这就是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的观点。

美国政客这种丧失理智的冲动无异于饮鸩止渴,只会让更多无辜美国民众白白丢命! 正如哥伦比亚大学生物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卢奇·特兰所指出的:“当政客们审查科学家并操纵数字时,我们其余的人都会遭受苦难。”(国际锐评评论员)

彼时,谁会被淘汰,谁会被青睐?剩者中,又是谁能赢得更多份额,成为战场里的赢家?

生物老师说过,一时的荷尔蒙不代表一生的幸福

根据 QuestMobile 发布的报告,今年春节后(2 月 3 日-2 月 9 日),教育学习类 APP 的日均活跃用户规模比今年平日(1 月 2 日至 1 月 8 日)增长了 46%。教育学习微信小程序的日均活跃用户规模在春节后比平日增长了 218.1%。此外,腾讯教育副总裁陈书俊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春节期间,使用腾讯课堂进行在线学习的师生人数整体增长了近 128 倍。

希望能带来新的思考角度,欢迎你在文末分享关于教育的见解。

视频泛教育领域会出现下一个「得到」吗?

先看线上,我们可以说,在线教育的春天来了。

2 月 20 日,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说:「在线教育发展到今天,现在是群雄逐鹿的时候。未来 1-2 年,头部在线教育企业会清扫战场,至少 60% 的在线教育公司会倒下。」

线上的春天,源自疫情期间线下培训受阻,所有人都被「逼」到了线上。不论是作为需求方的学生、家长,还是作为供给方的老师,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开始适应、尝试在线教育。所有挤进线上教育赛道的人,都能从中瓜分一部分流量。

为什么说,现在是在线教育的春天,不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春天?

所以,总体而言,目前虽然看起来是在线教育的春天,但是到头来,这个春天可能是完成向线上转型的线下知名教育机构的。在线直播、录播已经进入淘汰赛,同样迎来了春天的,可能是提供在线的技术服务,而不是提供教育服务的公司。

分项指标中,当月就业指数环比下降17点至30点,凸显劳动力市场形势严峻;商业活动指数环比下降22点至26点;新订单指数降至32.9点,环比降幅达20点。

比如,当下可能流量激增、面向多人、单次占用时间长的直播企业。它们是疫情之下不能去地面课堂的应急方案。本质上,它们只是把线下的教室变成线上的直播间,课程内容与线下可能差不多,体验感甚至比线下还差。最难保证体验的,是当前流量激增的在线大班课、中班课。因为人一多,就只能做单向传播,互动性也欠佳。

线上的教育产品未来会如何进化?具备什么样的特质?

我们认为,疫情过后,教育市场的集中度会更高。一个残酷的定律是,最大的受益者可能是龙头,即全国性的线下教育大品牌。

简单点说,它们比只会做在线教育的企业多了一条腿走路,能够嫁接更多线上没有的服务与体验。

我们今天的探讨,从最近教育行业的一场「论辩」开始。

线下在攻,线上在守;线下的人长了新能力,线上的人却没有退路,这是目前在线教育领域的状态。混战逼得线上企业只能去做线下做不了的事。(在文章第二部分,我们会详细拆解)

数据显示,在18个非制造业行业中,4月份仅有公共管理及金融和保险两个行业出现增长,娱乐休闲、农业和零售业下滑最明显。

美国《国会山报》也披露说,科罗拉多州公共卫生与环境部对计算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标准进行了重大更改,使得该州累计死亡人数从1150多人降到878人。该部门首席医疗官埃里克·弗朗西的解释是,该州之前报告的死亡病例有可能包括了“不直接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例。而弗朗西的说辞与美国官方提供的标准版本惊人一致。显然,来自白宫的政治干预已经渗透到了医学统计的“神经末梢”。

但在疫情下,可以想见,线下业务占比越重的教育企业,转型线上的动力会越足。因为,不转,就面临着巨额退款,失去用户,失掉阵地。

一方面,疫情期间从线上尝到了甜头的企业们,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这一块新战场,它们大抵会快马加鞭。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近日接受 36氪采访的时候说道,「之前预计要 3 年时间才能赶上线下的在线教育,如今全面提前」。

地理老师说过,世界那么大遇见你不容易

生鲜行业的逻辑也类似。线下有强大供应链和品牌积累,且有线上运营能力的公司,能从疫情中脱颖而出,凸显竞争力。点击链接回看《疫情过后,生鲜、餐饮、食品的新格局 | 峰瑞研究所》。

从前,它们靠地面课堂活得很滋润,对于线上,它们「可以不在乎」,「可以不会」,也「可以不想会」。还有些人对线上教育的心态是,内心焦急但心生抗拒,认为它过于疯狂,或者过于「烧钱」。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发布的这份报告明确提出,美国各州以及白宫公布的已完成的检测数量只显示了部分情况,且目前的组织协调工作不足以确保美国各州能得到所需的检测用品。该中心主任奥斯特霍尔姆坦言,目前美国的新冠病毒检测“简直一团糟”!

在政治凌驾于科学、反智主义压制理性专业主义的背景下,一批美国的科研工作者遭到了官方肆无忌惮的打击报复。“今日佛罗里达”网站近日报道称,该州一位建立实时新冠死亡病例人数追踪系统的科研工作者瑞贝卡·琼斯,被当地卫生部门撤职解雇。讽刺的是,这位两个多月来每天工作16个小时的勤勉专家被开除的理由,竟然是“拒绝手动更改数据以支持(美国经济的)重新开放”。在写给同行的一封邮件中,琼斯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她暗示自己遭解雇,与佛罗里达州政府为重启经济而审查信息不无关系。

在我们看来,线下最先被淘汰的,是抗风险能力小、没能撑到疫情结束,或者没能迅速转型线上的线下中小机构。这就是松鼠AI 创始人栗浩洋的观点,线下中小机构会迎来倒闭潮。

疫情之后,它们的处境会很艰难。一来,用户的时间分配回归正常,占用大量整块时间的直播不会成为第一选择。二来,用户尝试体验了各种直播平台之后,也会更快地品牌化,最终选择那些在线下积累时间长、优质老师多、用户口碑好的机构,以及有品牌效应的线上教育品牌。

历史老师说过,过去的都是历史回不去了

那么,这些退场的中小线下教育企业所腾挪出来的市场空间,会是谁的机会?

毋庸置疑,疫情过后,用户的时间分配会回归正常。K12(学前至高中)教育的用户们,把时间交回线下课堂;职业教育的用户投入职场。因此,近期激增的在线教育流量大潮终会退去,流量可能比疫情期间锐减 5 到 10 倍。

在线教育品牌有三类进化的方式:优化供给端的成本结构和效率;通过 AI 等技术,动画视频、游戏等方式,提升需求端的体验;在收费教育内容上做创新,拓展收费类教育内容的外延。

发力线上,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只要它们迈出了这一步,并不断优化成本结构、提升效率,最终,它们会比纯在线教育公司有优势。

它们也更容易成为用户的理想选择。试想一下,在教学内容本身、内容形态、师资力量、价格都相当的情况下,有两家教育机构供你选,一家是既能做线上线下的企业,另一家只有线上业务。作为用户的你,大概率会选能上能下、拥有强大品牌的双栖企业,因为它的体验多,服务多,能灵活满足你的需要。

数学老师说过,过程错了结果也是错的

2 月 13 日,松鼠AI 创始人栗浩洋在员工会议上说:「6 个月之后,可能全国 60% 的纯线下中小教育机构都会倒闭,活下来成为第一重要的。」

疫情过后,肯定是在线教育的春天,但可能不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春天。在线教育市场涌入了更多新玩家,用户也更为成熟,整个市场的竞争比原来更为激烈。线下教育品牌掌握了运营线上业务的武器,优化全链条效率之后,反而比只做在线教育的品牌更有优势。

也正鉴于此,当地时间21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发布的报告称,美国当前的新冠病毒检测数据并不能单独用来作为复工或返校的参考依据。

经过这一段时间跟行业专家、创业者的交流,我们先分享几个观点:

它们已经在线下完成了品牌积累,也有充足的师资、资金来支撑自己的体量,如果它们提前布局了线上,或者迅速发力线上,抓住了疫情下学生家长老师齐上线的特殊机遇,它们会是最会争抢新地盘的玩家。

一面是线下的教育大品牌们挤进线上,使得线上教育市场里的玩家和对手变多。另一面,是宅在家的这段时间,用户们用遍了各种在线教育产业之后,变得成熟,筛选产品的标准也更高了。

这也是该指标自2009年12月以来首次跌到50点下方。非制造业PMI以50点为分水岭,高于50意味着行业扩张,低于50则代表行业萎缩甚至衰退。

一位说线下机构会倒闭 60%,一位说线上企业会倒下 60%。到底,谁对谁错?

我们试图把时间轴拉得长一些,分析疫情究竟如何影响了教育行业,以及具备什么样特质的教育品牌、产品能够获得持续的竞争优势。

“大幅扩大新冠病毒测试是应对疫情的关键因素”,这是明尼苏达大学这份报告给出的重要建议。报告认为,应由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任命一个专门小组来监督和组织病毒检测。也许是为了排除来自美国行政机构的种种干扰,报告还强调,应在“州和地方层级建立强有力的司法介入机制”。

因此,这一次,摆在它们面前的是,「不得不」线上。

有三种可能性:纯做线上的教育机构 、既会做线上又会做线下的本地教育品牌 ,或者全国性的线下知名教育品牌。

这样的起伏也曾发生在服装领域。如果你去研究天猫双十一历年的数据,女装品类排行榜靠前的位置,头几年几乎被茵曼、韩都衣舍等「淘品牌」占领;但最近三四年,第一名回到了优衣库等从线下起家、与「淘品牌」对应的所谓「传统品牌」手里,而且 Top 10 里的「传统线下品牌」也多起来了。线下起家的大企业,一旦反应过来,往线上调头,可以抢回曾经丢掉的份额。

体育老师说过,你跑得再快也追不回不爱你的人

当前,美国新冠肺炎病例死亡人数逼近10万关口。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弗里登警告说,“该国疫情仍未迎来最严重的时刻。”面对十万火急的疫情形势,华盛顿的决策者们也如一口吞个炭火般心急火燎,但他们急的不是疫情而是开工,大难临头了,还兀自沉浸在“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迷思里,心心念念的都是如何靠重启经济来催生选票。

以往线下教育机构没有足够的决心和动力推动线上业务,疫情会加快线下机构在线化的速度。线下教育机构可能会通过同时提供线上、线下两类产品服务的方式,与在线教育公司比拼。

这个春天不会是短暂的,因为和许多其他行业一样,加速线上化,将是教育行业的长期趋势。

然而,线下教育品牌转型线上,最难的在于决心。

疫情对美国经济冲击巨大。数据显示,4月份美国制造业PMI环比下降7.6点至41.5点;过去六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已累计突破3000万;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下滑4.8%,创金融危机以来最大降幅。

但是,疫情期间的这波在线教育小高潮所发生的原因(需求短时间内转移到线上),也为疫情之后激烈的「淘汰赛」埋下了种子。

另一方面,在线教育们的参与者们,不论是老师、用户、学生家长,经过疫情期间的「特殊培训」,对在线教育的认同度会提高,会比从前更愿意把线上当作线下学习的有效补充。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探讨:

疫情让线上、线下教育行业风云涌动。在教育机构积极自救,寻找新航道和新方向的同时,想分享一句来自英国哲学家怀特海的话:「教育是一种掌握种种细节的需要耐心的过程,一分钟,一小时,日复一日的循环。」

另据媒体披露,早在2月,美国疾控中心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部门负责人南希·梅森尼尔曾警告说新冠疫情的社区传播在所难免,美国公众应为此作好准备。但此后媒体发现,梅森尼尔被官方“雪藏起来”,不再出现在白宫简报会上了。《华盛顿邮报》进一步披露说,美国领导人对梅森尼尔的言论十分不满,抱怨她的表态造成了股市的恐慌。

化学老师说过,酒精不好好保护它就会消失

那么,在线教育的既有领地里,谁会最先被挤出去呢?我们觉得,是那些内容本身和内容形态与线下同质化的产品或服务。

ISM非制造业调查委员会主席安东尼·涅韦斯表示,4月份非制造业活动大幅下降主要是疫情在美国暴发所致,疫情下美国各州普遍实施“居家令”,关停非必要营运,多数非制造业企业蒙受巨额损失。

线下的教育机构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如何切入线上教育业务?

随着大选临近,面对节节攀高的疫情病亡数据,美国一些政客不仅没有听取医学界的苦苦忠告,反而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变本加厉地压制专业声音,甚至施压各州对死亡数据动手脚,压低死亡人数。其不择手段令人震惊!

与此同时,美国公共卫生专家们普遍认为,进行更为系统和准确的病毒检测对美国经济安全重启至关重要。然而,专家们的种种忧虑根本拦不住白宫企图以重启经济拉动选票的强烈冲动。在选票和生命的天平上,华盛顿政客只有政治私利,根本不会对老百姓的性命动恻隐之心。

在我们看来,这两种观点都对,教育领域的淘汰赛已经开启,不论是在线上还是在线下。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