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之下,仍有风口。

 2020年,遭遇凌寒的车市,坏消息不断,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但车联网似乎正孕育新一轮上涨机遇。 

而粮油食品类商品作为刚需产品,加之零售价格有所上涨,1-2月零售额同比增长4.4%,其中肉禽蛋类、蔬菜类和干鲜果品类分别增长27%、16.8%和9.7%。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用品需求大幅增加,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数据调查数据显示,1月10日至2月25日医疗及卫生用品消费金额同比增长247.4%。

围绕车企增值服务的商业模式将成为车联网发展的主要方向。 

面对车联网万亿级市场规模,只有探索出一条明朗的商业模式,才能以优雅的姿态分食蛋糕。

油菜是我国主要油料作物,年种植面积超过1.1亿亩,居世界第二,总产量1300多万吨,居世界第一。其中观光型油菜具有花期较长、成片种植震撼力强、栽培管理简单、观光和油用兼用、花香浓郁等优点,许多地方都将发展油菜花产业作为带动农村经济和乡村旅游的重要载体。与此同时,由于花色单一、景观雷同,人们也容易产生视觉疲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油菜花观光行业及其在特色小镇、餐饮业等相关领域的持续拓展。

以车联网+车险为例,驾驶员在车祸中受伤,无法呼救。通过车载传感信息反馈,保险公司判断这是一起严重事故,立刻主动通过车载系统与客户联系,利用数据分析推算人员伤情、作好急救准备,并调派救援资源。 

目前,安徽省内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各项复工复产政策措施落实有力,企业有序复工,截止到3月17日,安徽省限上批零住餐企业复工率已达96.4%,市场销售正在逐步恢复。

在此期间,零售和餐饮企业加速转型,许多零售及餐饮企业加快发展互联网销售、外卖送餐等无接触服务,线上业务得到新发展。1-2月,安徽全省限上网上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5.6%,通过互联网实现餐费收入增长12.7%。

车联网引入的各种新技术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无限的想象力。回到现实,车联网产业链冗长,玩家众多,面对万亿级市场,企业如果没有一套成熟的商业模式则无法分享“蛋糕”。 

其次,腾讯与长安汽车合资成立的梧桐车联也是典型的代表,主要整合腾讯车联的基础能力和腾讯核心生态资源,提供具备智能化、网联化、数据服务能力的产品和服务。

车联网上层的软件应用主要涉及前台式互动体验,包含地图导航、音视频娱乐、通信、新闻资讯等。这类企业整体服务于主机厂,例如喜马拉雅、快手等,搭载斑马系统的的车型,便可通过车载屏幕观看直播视频等;BAT等天生自带应用生态的企业,也会将互联网中积累的应用,部分移植到汽车内,像移动支付、淘宝、微信等应用。

随着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产业链将趋于成熟,所涉及的硬件逐渐成为汽车标配,相关企业的价值将进一步提升。

除了具备强大的软件系统,一台智能汽车还要有一系列支撑硬件。 

以车规级芯片为例,地平线CEO余凯认为,车规级芯片量产开发周期长、难度大,是硬核科技,需要长跑道创新。一款芯片的计算架构设计、后端设计以及流片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面要经历12-18个月的车规级认证系统方案开发,24-36个月的车型导入和测试验证,最后才是量产部署和迭代升级。 

4月5日0-24时,全市发热门诊接诊297人次,较上日增加51人,其中首诊200人。4月5日当日,全市核酸检测14351人。

从目前市场表现来看,车联网尚未规模爆发,其前装市场的主导权牢牢掌握在主机厂手中,服务模式皆以定制化为主。智能汽车功能虽趋同,但核心系统千人千面。 

随着国家对5G基建项目的政策指导和资金投入,车联网将迎来规模化部署。根据中国信通院的预测,从2020年到2025年,我国5G网络的投资,运营企业的投入将要达到1.1万亿元。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5G网络建设和服务会带动数据中心跟云服务的发展,车联网是5G的重要生长点,5G也将是汽车产业的机遇。 

单从智能汽车为核心的车联网产业链来看,与车联网相关的服务和产品主要围绕用户交互体验和车辆驾驶安全延展。车联网产业整体呈现百家争鸣之态势,万亿级市场规模却也受限于商业模式桎梏。

此前,囿于商业模式,车联网始终处在摸索时期。

博泰车联网创始人应宜伦认为,车联网是汽车进入产业互联网的关键,其对汽车零售、金融、保险、服务、出行等场景至关重要,需要主机厂更加开放。

亿咖通便是吉利控股集团战略投资、独立运营的科技生态企业,旗下智能网联系统GKUI已经应用到吉利的全系车型当中。

2019年,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大众宣布,从2025年前所有新车型都将使用vw.OS汽车操作系统。为了完成这一计划,大众专门成立了Car.Software部门,准备将内部研发的软件从目前的不到10%提高到60%以上。

在江西省重点科研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下,付东辉带领他的团队以多功能油菜利用为方向,从观光型油菜研究出发,围绕油菜产业转型升级开展了系列科研。他们在四川省什邡市李孝楠老师提供的花粉基础上,采用将花粉与优良材料杂交、回交然后自交等多种选育方法,使不同花色基因重新组合,促使油菜花的花色的种类不断更新。

在亿欧汽车看来,车联网终端设备市场有巨大的潜力待挖掘。

随着车联网产业日趋成熟,其盈利模式也正在从传统的服务授权、技术支持、通信流量收费,朝着广告、大数据等增值服务方向收费转变。

中国信通院在《车联网白皮书(2018 年)》中预测,未来随着产业链各个价值主体的探索和创新,或将能产生满足不同用户需求的平台生态模式,平台企业将从平台租赁、大数据产品、增值服务等费用中获利。 

“今后我们将新选育出来的花色株系继续选育稳定、提高产量和含油量、增强抗逆性,并且探索花色变异的原因和影响因素,从而高效选育出花色类型更丰富、色泽更好,观赏价值更高和产油量不低于普通油菜的新品种,在为景区增添新品的同时,为建设小康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付东辉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不过在产业爆发前期,车企掌握着前装市场的主动权,可随意选择车联网系统及相关软件服务商,通过免费使用形式来培养车主使用习惯,不断积累用户数量。

因此,除了有恩智浦、英飞凌、德州仪器、意法半导体等传统的汽车电子芯片玩家,还有像英特尔、英伟达、高通等芯片巨头强势入局,也有地平线、黑芝麻智能科技等中国本土创新企业。 

据介绍,付东辉团队选育的彩色油菜不但花色类型丰富,观赏价值高,而且通过选择花色品种、合适的播种时间和相关核心专利技术,从南边的海南岛到东北的黑龙江,从华南的广东到西北的西藏和新疆均可以种植。尤值一提的是,彩色油菜不仅可以观赏,而且还具有榨油、作蔬菜和芽苗菜、加工为饼干和化妆品等多用途。部分品种的产量在江西每亩达到420斤、含油量达到44%以上。从去年秋冬开始,多彩油菜花在河南、青海、湖北、浙江、云南、广东等11个省份进行了示范种植,目前长势良好并受到了广泛关注与好评。

一是提供相关软件服务,这类企业被称为第三方服务商,如博泰车联网,其客户有一汽、东风、长安、保时捷、一汽大众、一汽奥迪、上汽大众等。

“你好,斑马”、“嗨,NOMI”,一句简单的语音口令,汽车与互联网便能实现连接。 

依附于智能网联汽车,软件企业在车联网领域的前景巨大。

车联网是芯片厂商的必争之地,功能各异的的智能芯片,像计算芯片、存储芯片、感知芯片、通信芯片支撑起了汽车产业的智能网联化。 

全市累计治愈出院46863人,累计死亡2571人。现有确诊病例574人(重症148人、危重症83人),现有疑似病例0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4人,当日解除隔离43人,正在医学观察673人。

从零售业态看,与居民基本生活密切相关的自助式零售业态受疫情冲击相对较小。1-2月,限上超市和仓储会员店零售额同比分别增长3.9%和5.2%。

2月11日,合肥一超市内方便面等速食食品销售一空。吴兰 摄

车联网群雄逐鹿,企业如何掘金?

在车联网中游,涉及到的车载终端硬件并不复杂,包括车载摄像头、激光/毫米波雷达、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OBU、车载T-BOX等。以T-BOX为例,其作为智能网联汽车应用场景实现的重要硬件基础,已经逐渐成为汽车的标配。

亿欧汽车总结发现,软件服务商与车企合作的模式有两种:

当前,受到数据与信息安全桎梏,尤其在中国市场,车联网产业整体还处在规模爆发的前夜,增值服务的价值凸显存在于设想当中。在高新兴集团高级副总裁吴冬升看来,车联网产业目前还在摸着石头过河,通过车联网积累大数据,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孕育出新的商业模式,可以与智慧出行、金融保险等业务相结合。 

4月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副司长蔡荣华表示,全国汽车保有量大约2.6亿辆,千人汽车保有量从原来不到10辆已快速增长到180多辆,达到了全球平均水平。另外,中国新车销量虽有下滑趋势,但已达到两千万的规模。 

2019年,经过不懈的努力,付东辉团队成功选育出青白、粉白、橘红、桃红、深紫、暗紫及黄花央斑、白紫央斑、金黄央斑、土黄央斑、黄红央斑、深黄红有纹理等27种彩色油菜花,今年又选育出樱花白、苹果花红、红花央斑、蝶花紫色等11种,其中在2019年13种稳定的花色基础上,今年新增9种颜色达到稳定,使稳定花色数达到22种,成为新一代油菜花海旅游新产品。

根据功能划分,车联网硬件可以分为数据采集部件、数据运算部件、数据回传部件和功能性部件。 

车联网让驾驶体验变得丰富且有温度,背后离不开强大的软件技术。自“软件定义汽车”逐步成为汽车产业发展共识之后,它在整车中扮演的角色地位不断提升。 

在传统模式之下, 汽车售出以后,消费者与车企之间的直接联系出现脱节,缺乏用户粘性。 

以博世、大陆为首的一级供应商,凭借在产品研发上的先天优势,牢牢把控前装市场,通过行业定制、智能终端销售、收取服务费等模式获利;以互联网企业为主的模式正在兴起,其重点在后装市场发力,能够提供丰富的智能车载终端产品和服务组合。 

从11部委联合下发《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到34亿元规模的新基建,政策频频示好车联网,国家战略规划成为推动车联网发展的巨擘。此外,不久前,车联网领域完成了一笔新的融资——上海博泰获得了数亿元东风集团战略投资。

二是合资成立车联网技术企业。早在2015年,上汽与阿里合资成立斑马,从一开始主要服务上汽自主品牌车型,到后来逐步开放能力,为东风雪铁龙、长安福特等车企提供服务。目前斑马以软件开发包的方式提供给行业合作伙伴,车企在此基础上接入差异化的生态和技术。

在车联网产业链中,从底层的车联网操作系统,到车联网运营平台,再到上层的应用服务,互联网及软件服务企业均盘踞于此。

终端硬件市场可分为前装和后装,目前主要以前装市场为主。 

除此之外,车企也会投资车联网垂直领域的创新企业。 

纵观中国车联网产业,发展还在起步阶段,商业模式仍很模糊,因此,各方企业需要探索出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随着车联网生态的不断丰富完善,广告、服务、内容等增值服务将成为未来车联网市场规模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同时,车联网服务与应用广泛涵盖乘用车和商用车,并向互联网应用、汽车服务业、保险业、营运车辆等行业延伸。 

与此同时,通过传感器判断撞击位置和程度,预判维修方案,发送维修信息给附近的维修厂,并要求零配件供应商准备物料供应。保险科技企业CCCIS中国(CCC Information Services Inc)已经让这样的场景走进现实。

5G商业落地,将催生更多车联网商业模式出现。 

当前,传统的商业模式正在重构,车企开始向汽车服务提供商的角色转变,并迫切希望建立与车辆地持续连接,更好地与消费者互动,利用车联网,车企可以为车主提供更具价值的增值服务,如智能辅助驾驶、车队管理、场景联动等解决方案。 

处在车联网产业链的上游和中游,硬件企业包括各类元器件和芯片生产企业、终端设备厂商。 相较于软件服务,车联网终端设备厂商的服务模式较为单一,以卖硬件设备为主,不过“上车”的流程会更加繁琐,与具体车型有一段较长的适配周期。 

当前,车联网的主要玩家有:软件平台型企业、纯技术型企业、硬件设备厂商、互联网应用以及部分OEM厂商。参与主角有传统跨界也有创新入局。

Close